金志阳点了点头,“你看得还很清楚呀,你是德国队的球迷?”。

江亦辰笑了,“教练,我是中国队的球迷!”。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金志阳忍不住拍了拍江亦辰的头,“你小子,还学会幽默了,回去吧,认真看球,比赛结束以后,我会让你们每个人都发言,想好要说什么呀!”。

“好的,金指导!”。

在金志阳面前,江亦辰就像一个孩子。

“不如我们打个赌,看哪一支球队能赢?”。

金志阳继续道。

猜胜负,对于这些专业人士来说有些幼稚,他们都清楚,决定比赛胜负的因素有很多,绝不只是双方实力比较那么简单。

没有人能够准确的猜出比赛的结果,能猜中的人多是运气。

江亦辰一笑,“好呀,赌什么?”。

“赌当众做一千个俯卧撑!请全队吃顿饭!”。

这对江亦辰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金志阳就不同了,他年近六十,江亦辰可没有这个胆。

他一笑,“好呀,我输了做一千个俯卧,您输了的话,就请我们大家吃顿饭,俯卧撑就不用做了,否则我可不答应呀!”。

金志阳一笑,“好,那就这样决定,让你先选,剩下的那支算我的!”。

江亦辰点了点头,“好,我选德国队!”。

不会吧,现在德国队两球落后,看起来更可能是失败的一方,江亦辰这样做,岂不是故意让金志阳。

金志阳可不这样想,从他的角度来说,比赛才进行二十多分钟,还有着太多的变数,猜那一方都是在赌运气。

他只不过想借这件事情来调节一下气氛,并不会太当真。

曾秀全在旁边听到他们的说话,也走了过来,“不如这样吧,就你们俩玩,也太无聊了,让队友们都加进来吧,不如这样,我们分成两个阵营,注下定以后,各自坐到一边,输的一方请另一方吃饭,这样我们也可以吃得好一点!”。

金志阳大笑了起来,“行呀,你是队长,既然你决定了,我支持!”。

“好!”。

曾秀全转过身,冲着队员们大声道,“现在,我们分成两个阵营,支持德国队的坐到江亦辰那一边,支持巴西队的坐到我这边,不过输的一方要请客呀,今天晚上的晚餐赢的一方想吃什么吃什么,可不能反悔,当然,不想参与的就请坐到后面来!”。

看球的时候,确实要带一点小小的彩头才有意思。

江亦辰淡淡的笑着,全队这样看比赛太难得,恐怕这一生也只会遇到这一次,主要还是比赛太重要,层次如此高,才会让大家有如此兴趣。

队员们开始选位置。

不到一分钟,就各自坐定,江亦辰一愣,怎么回事?

居然没有一个人坐到他身边!

这些家伙怎么了?不相信他的判断吗?

他有些坐不住了。

“你们全都站到巴西队这边?不相信我的判断吗?”。

大家笑了起来,“不是不相信你,是因为你小子最有钱,我们赢了请你一个人,你输了请我们全队呀!”。

其实他们知道,金志阳和江亦辰在打赌,他们自然要站到主教练一边,并没有谁真正想赢下这个赌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