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慕白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类似于顾承旭给他打了电话,加大投资没有问题,多亏了他之类的。

父亲的声音有些发颤,好像是被喜悦冲昏了脑袋,和记忆里的模样差异岂止是半点。

沉默了很久,慕白最终开口:“想感谢我,就别再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戛然而止。

他主动挂断了电话。

*

慕白躺在床上荡着腿,面前是一个笔记本。

房内拉着灯,只有笔记本发着明暗变换的光,还有刺激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他饶有兴趣地盯着屏幕,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系统捂着眼睛:【慕老大,注意身份,纵欲伤身——】

“明天顾承旭还要我,不多看点片儿怎么对得起我敬业又好强的设定。”慕白取出口中的棒棒糖,轻轻拍下了暂停键,“腻了,再换一个。”

此话有理,骄傲如原主,即使为了面子也会恶补片子。不是吗?

系统看了满眼的马赛克,看得气血上头嘴唇冒泡,咔哒一下切断了笔记本的电源,督促慕白早早睡觉。

“你讲不讲道理——”慕白怒了。

【孕夫不许熬夜!】脑内系统的声音陡然放大,像是被调到了最大声。

慕白一滚身回到被窝里,赌气地把脑袋往被子里埋。

谁害的啊!

过了好一会,系统听到被窝里有抽噎声。

只是稍稍有点假。

共事这么多年,他还没吼过慕老大呢。是不是声音太大了?

系统运用由1和0组成的代码脑进行了深刻反思。

几分钟后,躲在被子里假哭的慕白接受到了一个安装包。

“什么玩意儿?”慕白揉了揉红肿的眼下。

系统解释:【整活教程。可以在睡梦中作用,也就是说,你可以做春梦看片。】

“春梦。”他麻了一下,“小电影儿?”

【好过明天什么也没准备,被羞辱个遍。好了,睡觉吧。】

这回慕白真的揩了泪,这也太善解人意了!认识这位系统的两百年他还是第一次感觉他可靠。

慕白不负系统所望,两手并作一起,进入了香甜的睡眠。

……

慕白的皮肤是很娇嫩的。

哭过后,发红发肿的眼眶可以持续很久都消不下来。

这一点顾承旭几年前便知道了。

昨晚他回去以后又哭了一宿?因为他故意欺负他?

看着照片里压低帽檐,大大的黑色口罩几乎罩住半张脸的慕白,顾承旭忍不住猜想。

这才哪儿到哪儿,连几年前他对他的十分之一都不够。

不管私下如何,慕白在人前总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模样,遮住所有自己私生活的痕迹,不叫人看见。

听梁秘的口述,慕白的表现和往常一样,工作也完成得很出色。

“只是……”梁秘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如实报道,“中午顾夫人好像没有去吃饭。”

顾承旭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

“不过也可能是保持身材之类的原因,”梁秘抬头看了总裁一眼,又继续说,“楼下的餐馆,除了总裁偶尔去的那家,都有些腻,很多员工后来都自带饭盒了。”

“行,我知道了。”顾承旭抬手把签好的文件交还给他,“你可以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