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隔了好几天,杳无音讯的顾承旭突然又发了消息给他,叫他来见顾母,慕白却怎么也不肯来了。

他知道,如果不去,他还能够欺骗自己。

顾承旭的耐心仿佛是越来越被消耗尽了,最后也不再搭理他。

他真真正正被抛弃在了一旁。

取而代之,许晴柔倒是经常跟在顾承旭左右。同事说,他们经常私下一起出入各种场合,下班也经常在一起。

掌心被掐出了一片红痕,慕白知道,他不必再等那个日期了。

……

“慕白呢?”

“慕白呢?”

问到最后,顾母生了气,索性不再问了。

她这个儿子,比葫芦还闷。

顾承旭看着慕氏的月度报表,还有传过来的慕淮的新夫人生了第二胎的消息,突觉一阵轻飘飘的空虚。

失去慕白的消息后,他蓦然发觉,自己好像没有事情可以威胁得到慕白了。

他当然还可以撤资,可是慕白一定在乎吗?

如果真的在乎,便不会单方面隔断了他们好不容易才缓和起来的气氛。

几年过后,慕白已经不是那个娇滴滴的被养在笼子里的小王子了。如果慕白一天不在乎了,他随时可以退出游戏。

这显然便是那个临界点。

他深呼出一口气,对顾母承诺:“他只是在生我的气。明晚一定带他过来,到时候,您可不要对着我摆脸色。”

顾母轻哼了一声:“娶媳妇是你的事,摆不摆脸色是我的事。”

顾承旭只是一笑。回去后他再一次发送了消息,点击确认。

……

羊绒地毯从客厅一直延伸到楼梯处,种种装饰物闪着宝石的光泽,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过分绚丽了。

慕白环视四周。

偌大的房子里,属于他的东西其实不多。

这里的布置……其实更像是一个华丽的笼子。每一处的装饰都恰到好处,却透着死气。

好像是恶龙铸造的堆砌着金银财宝的洞穴,然后把抓来的公主囚禁于此。

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便知道顾承旭是故意要这样羞辱他的。

翻找完衣柜后,他整理出一箱衣服,又带上种种必需品,这些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慕淮最近没有给他打电话,应该是公司运行良好,于是他这个自身尚难保全的前妻儿子便没有用处了。

那么慕淮之后的事,只交给他的新儿子吧。

叮叮叮。有消息进来了。

他随手抓起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发现居然是来自顾承旭的。刚刚舒缓的心脏好像被立即抓住了。

【顾总:你连遵守契约都做不到了么?剩下的日子只能掰着指头数了。我以为,你并不是因为个人的原因就失信的家伙。】

【顾总:下午,六点。】

他拈着手机,手指微颤,一个好字怎么也打不出来。

难不成,顾承旭还不肯放过他?

他还能怎么做……顾承旭才肯放过他?

在收拾完他所剩不多的东西后,慕白动身去了公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