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

这个词很奇怪,听得慕白心跳了一下。

顾承旭向来说到做到。

慕白被安全地送回那栋别墅,然后发现房里出现了一个老管家,恭恭敬敬地站着,显然已等候多时。

管家交给他一张黑卡,告诉他这是顾总吩咐交给他的,然后就不多言了。

他愣住了,返回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发现那些他整理在行李箱的衣服全都整齐地出现在里面。

不仅如此,还多了些别的衣服。

凑近闻了一下,有柔顺剂的味道,已经清洗过一遍了。

他后退几步,有点恐慌。

门口出现了几辆黑车。慕白出门去,车内出现的一身黑衣的司机替他拉开了车门。

他站着不动,“我要去X市。”

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低头看了什么,然后抬头:“请您在两日内返回。”

慕白有些不明白。“返回?返回哪儿?”

“请于48小时内回来,不然,您先生会着急的。”黑衣人问,“我可以现在为您订购机票。”

慕白脑袋里的那根线立刻被点燃了。

他颤着手拨通了顾承旭的电话。

“顾承旭!”他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失控,“为什么?”

顾承旭那边似乎在忙什么。

片刻后,那边的嘈杂声好了点。顾承旭的声音传过来:“你是我的omega,身体又那么弱,离开我太远,你会出问题。”

考虑到周围有人在,慕白的声音小了点,却是一字一句咬出来的,“我要和你离婚。”

那边却好像没听见这句话似的,停了一会儿问:“慕白,晚上想吃点什么?”

慕白立即挂了电话。

他不懂,为什么有了许晴柔,顾承旭还要一直缠着他?

难道顾承旭不觉得膈应吗?

他最终没有出门,缩在沙发里窝了几个小时,等到夜色降临,顾承旭回来了。

也没有注意到为什么顾承旭会跑来这里,慕白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光着脚,“和我离婚。”

还没来得及换鞋的顾承旭被堵在门口。

“离婚?”顾承旭重复了一遍。

“和我离婚。”他抬手擦了一下眼泪,拽顾承旭的衣服,“时间到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消除标记。”

“慕白,馄饨要凉了。”顾承旭按住他的肩膀,瞳孔里很平静,“我刚刚听说,你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我不想吃东西,和你有什么关系……

顾承旭低下来,取来柜子里的又一双棉拖,握住他光裸的脚穿上去。

他极其感受到了侮辱,推开顾承旭就走了。

五分钟后,他坐在餐桌上和顾承旭吃相同的馄饨。

“离婚。”把碗里的东西吃完,慕白打着哭嗝又重复了一遍。

晚上临睡前又重复了一遍。

顾承旭上来捏他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堵上了他的嘴。

他呜呜咽咽地咬破了对方的嘴唇,血腥味儿往外冒,可对方也不松开他,直至血腥味也溢满他的口腔。

眼泪的咸味也是,喉头的酸涩也是。

早上起来时身边是空的,顾承旭已经走了。他咬着牙拿出手机,给顾承旭又发了一遍微信。

【离婚。】

慕白一心要离婚。他什么也不管了。

如果不离婚,他要怎么保证自己安稳地生下这个孩子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