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闹了。”顾承旭对他这么说。

慕白真的笑了。

闹?他?为什么?

他憋着一口气跟顾承旭讲道理:“我们当初已经约定好了,这段婚姻只是一场戏。那你现在凭什么不放我走?”

“你没有履行约定,我也可以不履行约定。”顾承旭的眼神很淡漠,动作却很温柔,一叠餐巾纸放到他的面前。

肩膀发着颤,他目送顾承旭淡然离开,又扭回头,称晚上会按时回来。

慕白拳头硬了,却只敢在门关上时把沙发上的枕头砸向玄关。

管家在一旁静站着,好像一个瞎子。

他的世界发生了点微妙的变化,温水煮青蛙式的变化。

主动权莫名地移动在他的手上。

不对。主动权还在顾承旭手上,他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被耍弄。

他收到了电话,自己在休假间莫名升了职,鲤鱼跃龙门地跳到了总裁的面前。如果他还要回来上班,需要与顾承旭朝夕相对。

与此同时,顾承旭的短信发来,叫他去超市买半条龙利鱼。

……自然不会买。

慕白气鼓鼓地睡了一觉,梦见顾承旭几年前青涩的影子。

给他买爆米花吃,系着围裙给他做饭,千里迢迢地赶过来,陪他看一场并不感兴趣的舞台剧,然后现场睡着,脑袋还掉在了他肩膀上。

那个充满威逼利诱的初见时的时光,却像永恒的夏日一般温暖,宁静。

醒来时慕白很茫然地发了好久的呆,宽大的房间里回荡着被调的很低的电影声音,关掉的时候电视机背部发烫。

现在慕白没有办法分辨顾承旭的好是真的,还是一时的,还是又一场蓄谋的报复。

他只是盲目地想,他是一定要离婚,一定要离开这里的。

顾承旭说不定对他一时起了点兴趣,但也只是兴趣。一会儿就会随风化掉的,然后他就要掉入冰窟。

可是慕白却想不出办法对待这一块粘牙的粘豆包。

毕竟他没本事,没有白手起家创业,老爹也以为他生活幸福美满,很久没联系他。

顾承旭如果真的喜欢他,会喜欢他什么呢……

慕白闭着眼睛想了许久,然后从床上坐起来,有了想法。

他朝管家要了很多红丝带,并对佣人们嘱咐,晚上他约了顾承旭,叫他们都先回去。

管家同意了。

雇佣他的男主人在,也出不了什么事。

慕白用嘴衔着一端,缠缠绕绕努力了一番后,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被红丝带包裹着的小甜点。

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之后,便是静静等待顾承旭的到来。

已经三个月了,要是……应该会没事。

如果他再努力一点,应该会没事。

慕白浑身都冒着细细的冷汗。

如果他沦落成依附顾承旭的菟丝花,对方说不定就会对他失去兴趣了。

……

晚上顾承旭成功打开了门,但没有成功打开灯。

在玄关处听不到任何动静,顿时警觉起来,打开每一处房间去看,没有灯,没有人。

他不会是……

在顾承旭拧开最后一个房间——慕白房间的把手时,急促的呼吸才骤然停下——

慕白在这里。

这里只一栋的别墅熄了灯,窗外只有纯净皎洁的淌淌月色,没有任何人造灯光。

跪坐于床上的omega,雪白的皮肤映得丝带看着很艳,好像被红梅缠绕着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