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顾承旭穿着居家服,整个人看着很放松,轻轻地把勺子喂在他的嘴边。

他有一点抗拒,“我不吃。”

alpha便轻柔地摩挲着他的下巴,叫他乖一点。

“你不吃,他也要吃。”顾承旭道,“还是我喂的,你就不想吃了?”

慕白被他恶心到了,夺过饭碗,“筷子也给我。”

吃饭也看着他,好像他是个残废一样。

果然,被他猜到心思以后,顾承旭索性不装了。

这么有父爱,干脆生出来由他来喂母乳好了。

慕白愤愤地用后背对着顾承旭。

顾承旭像是真的闲得慌,每天晚上七点准时到家,随后便一直在他的周围晃荡。

时不时还端着一杯鲜榨果汁进来,督促他一点一点喝完。

为了补充维生素,他还被迫吞咽了一口苦瓜汁,苦得一口呛住了,咳了好几分钟。

他躲过顾承旭给他顺背的大手,抹掉咳出来的生理性泪水。顾承旭的脸看似无害,却想用苦瓜汁送他一程。

之前自己待着的每晚都会看一看书,陶冶情操,让自己从现实中短暂地脱离出来。

顾承旭却硬挤在他的身边,搅得他不得安宁。

若说是顾承旭太黏,倒也没有太黏。只是这位alpha先生的存在感太过强烈,淡淡的信息素味儿经常叫他魂不守舍。

他的肚皮似乎是自发现那日起就鼓得越发快了,终于和胖产生了明显的区别。

顾承旭会用一种轻柔的力道摸着他的肚子。他最初极力紧绷,肌肉却在顾承旭的抚摸下逐渐放松下来。

不得不说,顾承旭在他身边时,他睡得真的特别好。

还有,顾承旭要是想对人温柔,是绝对能够的。

“想听故事吗?”这天洗漱完,带着微微潮气的顾承旭的声音也又轻又潮。

“不听。”慕白想捂住耳朵,顾承旭的话语却从指缝溜进来,“今天听大omega和小alpha的故事。”

慕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现在的绘本是凋零了吗,怎么起这种鬼名字。

他捂耳朵的胳膊举累了,然后被alpha用轻柔的力道卸下来,塞进暖融融的被子里。

混着顾承旭体温的被子里。

“你当时也叫我给你讲过。”顾承旭讲完以后用很慢的语速说,“一次你喝醉了的时候。一次你生病了的时候。”

他不自觉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我怎么不知道。”

“嗯,”顾承旭道,“我的第一个甲方很难满足,我回去温习了很多绘本,才终于编出他满意的结局。不过他没过几天就把事情忘了。”

慕白噎住了。

顾承旭轻轻一笑,在他的额上印下一吻,“睡觉吧。”

灯被关掉了,他屏住呼吸,感受alpha在背后深深地搂住他,温暖且不燥的温度持续地传导。

慕白真是心烦意乱。

他不想再接受顾承旭了。

可是……身体上却很舒适,好像肚子里这块肉都叛变了,努力跟他这个孕夫讲顾承旭很好的道理。

那些事已经很远了……为什么顾承旭要讲给他?

讲给他听,还是讲给他的肚子听?

慕白想着想着,终于闭上眼,呼吸也渐渐平稳了。

……

哄着家里那位,还忙着公司里忙不完的事。

公司里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还时常会接到私人电话,有时在车上,有时在办公室,有时在电梯里。

梁秘不是要故意偷听,只是大脑组合信息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他总能从顾总的只言片语里听出浓得化不开的蜜糖来。

慕白的状态应该很好,这一天一个人跑去吃火锅了,点的是鸳鸯锅,调了一碟麻酱碟,调了一碟香油碟。

是顾总故意问的,顾夫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竟然也讲了。

忙是真的忙,顾总却总能在各种空隙里抽时间给顾夫人打电话。

梁秘瞅着,顾总的气色确实越来越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