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白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

住两天的院,顾承旭一直陪在床边,寸步不离。

住院的两天,他好像放下了那层羞耻心,直接拽住顾承旭的袖子,一见顾承旭有出去的动静就眼巴巴地看着他。

“去给你买粥。”一双温暖的大手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

慕白却没给揉好,拽着人的手还不放,松松地揪着,但是就是这股随随便便就能扯开的力道停住了顾承旭。

顾承旭只好坐下来,给司机发短信,叫他买两份粥来。

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慕白在看他有没有生气。他眉头稍微一皱,慕白的眼泪就积攒起来。

顾承旭反而笑了,轻轻地含吮一遍慕白的唇瓣,再看,那睫毛上只存留一点泪珠了。

他也想不到自己几年前是为何把这个不折不扣的小哭包当成一个大魔头。

爱意是看得出来的,说叫你走怎么能算是真的要你走呢?走掉的他才叫可恶,居然浪费了那么长的时间,让慕白一个人面对那些困难。

拿许晴柔当借口的他更可恶。

过了一会儿,粥买回来了,外面下了一点儿雨,司机有一点淋湿。

于是慕白叫他在病房里待了一会儿。

待的这一会儿司机浑身不自在,看看天花板看看地板,恨不得立刻就跑出去。

为夫夫俩开车时他还能把心放在开车上,现在两手都闲,两眼都闲,眼观鼻鼻观心,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他们顾总喂了夫人一口,夫人很乖地吃一口。

吃完粥温言软语地讲话,夫人说小孩儿踢他的力度有点大。

坐了半天,他突然站起来:“衣服干了,我回去车上坐一会儿,老板再见。”

然后十分狼狈地走了。

回车上时又被淋了一下,他一边走一边愤恨地想,谁还没有个对象。

对了,我没有。

……

日子泡在糖水里,过得很慢,又很快。

第二次孕检,顾承旭去开车,慕白在房间里磨蹭一会儿也出去了。

上车,系好安全带。

……

这天是周末,刘姐下了好久的心,才终于跑去做体检。

她怕有一天突然猝死了,被媒体做反面案例提醒定期体检的重要性。

在门口挂号时发现前边的那人很眼熟,定睛一看,这不是慕白吗。

上一次慕白来公司的事刘姐并不知道,只是知道慕白病假后又请了产假,保养得不错。

慕白一手撑着腰,肚子颇有存在感,显得整个人很娇小。

她移过去问,慕白一愣,然后脸上升起不自然的红晕,“……我很好。这次是来做孕检,顾总去停车了。”

“怪不得。”刘姐笑了,“我是来做体检的。”

两人寒暄了两句,刘姐余光里感到棕黑色大衣的人径直朝着走过来了,转眼,那alpha动作自然地揽住慕白的后腰,站在慕白的身旁。

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你是?”

慕白先介绍:“这是刘姐,我之前的上司。这是顾总。”

她差点停住呼吸,和顾承旭握了手,手也不是自己的了。

顾承旭对她礼貌一笑,“辛苦你照顾慕白。”

……

“没有问题,各项指标都很健康。”医生道,“孕夫的情绪也很好。”

“他最近食欲不太好,不知道怎么调节。”顾承旭开口,“不好好吃饭,挑食。”

医生却笑了,“吃饭的事,丈夫哄一哄,都解决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