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北和爷爷一直聊到很晚,见到时间不早了,为了不影响他的休息,这才转身离去。

陈小北是个孤儿,从记事起就是爷爷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爷爷对他来讲,就是天底下最亲近的人。

“小北,等等,有件事差点忘了给你说了。”

就在他准备离去时,陈重山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喊住了他。

“啥事儿?”陈小北疑惑道。

“小茹那丫头你还记得吧?”陈重山笑呵呵问道。

“小茹?”

听到这个名字,陈小北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女孩的身影。

小茹全名叫姚晓茹,以前和老陈家是隔壁,陈小北记得小时候这小丫头总喜欢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小北哥哥,缠着自己要糖吃,对自己粘得不行。

就连小茹的父母当时都开玩笑说,小茹这么喜欢小北,干脆长大后嫁给陈小北得了。

不过可惜的是,十年前小茹的父母突然离世,也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再后来听说她一位亲戚被她带走了,从那以后陈小北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他还深刻地记得,当时听说小茹不见了,他还难过了好一阵儿。

“爷爷,小茹不是跟她亲戚走了吗,难道你有她的消息了?”陈小北忍不住问道。

“嗯,是今天村委开会的时候,村长给我们说的,他说小茹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而且还要来咱们村当村官,让我找个人去接她。”陈重山点了点头,道:

“本来我想让村里的小伙子去,但现在你回来了,那就你去吧。”

“好。”陈小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想起那个流着鼻涕,扎着马尾跟在自己身后的小身影,他心中怪想念的。

“别忘了明天就去山下等着,小茹现在出息了,愿意回来为咱们家乡做贡献,你可别怠慢了人家。”陈重山嘱咐道。

“放心吧,爷爷。”陈小北点头笑道。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陈重山摇了摇头:“看样子小北果然没忘记那丫头啊,只可惜人家现在是大学生了,也不知道还看不看得上小北,唉!”

……

陈小北却不知道爷爷的想法,否则一定得哭笑不得。

回到房间后,他很快便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起床,跟爷爷打了声招呼,便向董春娇家走去。

董春娇不仅人美,而且还颇有生意头脑,嫁到村里后,便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专卖水果蔬菜的种子。

陈小北去她家,自然是想买些蔬菜,准备种点儿蔬菜,看看自己的山神传承到底怎么样!

“春娇姐?”

来到家门口,陈小北刚要敲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吵声。

“赵得志,你放开我!你昨天那么欺负我,现在还敢找上门来,你……你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哼,老子就是无法无天了,怎么着?我告诉你,整个桃花村都是老子的地盘!老子看上的女人,就没有弄不到手的!”

……

“赵得志?这王八蛋还敢来找春娇姐麻烦?”

听到这声音,陈小北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即冷哼一声,一把推开门。

门并没有锁,哐当一声直接被推看,陈小北也看清了里面的情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