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挺拔如松柏,整个人隐在半明半暗的光影中。

隔着光影,顾瑾看到沈青松的脸色阴沉,却还是点了点头,“嗯。”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几分钟后,整间屋里只剩下沈青松跟顾瑾,男人深邃难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被他这样的目光盯着,顾瑾有些紧张,虽然已经是重生过一次的人,她对于这个男人还是有种骨子里的惧怕。

顾瑾悄悄给自己打气,挺直了脊背,她也是被人设计,没什么好心虚的!

抬起头来对上沈青松的眼,她认真道,“我不想回去,我想留在沈家。”

顾瑾清楚的记得,上一辈新婚夜沈青松离开新房后,她就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以她的未婚夫秦江河的口吻和笔迹写的,信里说他知道新娘变成了顾珠后,秦家也很吃惊,他希望把顾瑾换回秦家。

顾瑾当初本来就不愿意换嫁,看到这封信后,就更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在沈家留,立即收拾东西回了娘家。

回去后,她满心欢喜以为这场荒唐的替嫁结束,等着秦江河来接她,结果却被赵勇拽进树林里,夺去了清白。

那天晚上她求救无门,绝望的想要***。

而顾珠却是新婚燕尔和原本属于她的未婚夫秦江河共度良宵。

第二天赵家来求亲,赵勇他拿出来的聘礼丰厚,刘春芳立刻就答应了。

从此原本前路光辉的人生,从那天起就像堕入了十八层地狱。

赵勇好赌,不管她打工挣多少钱都会被他赌光,赌完他就会喝得烂醉,用打她来打发烦闷。

她想过逃,想过离婚,每一次差点被赵勇打死。

到了最后,她竟然被赵勇以50万卖给顾珠,死在了手术台上!

……

想起上辈子的种种过往,顾瑾闭上了眼睛,心里沉甸甸的。

但也让她清楚的知道,这一辈子,她绝对不能回顾家那个狼窝,不能像前世一样,又落到赵勇手里!

“沈青松,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并非处心积虑要嫁来沈家,而是被顾珠设计的,我不知道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我知道的是她不想嫁给你,早在三个月前就和秦江河眉来眼去了。”

说着她顿了顿,看着沈青松的眼睛,说出这些话或许对于他来说有些难以接受,可她还是要继续说,

“从我高考落榜之后,我妈就一直在家里说,要让我替嫁,但是因为我和我爸一直没松口,所以在结婚之前没有换婚成功,真正让他们决定做换嫁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是因为顾珠肚子里已经怀了秦江河的孩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