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和其他人接触之后,黑沢镜大概理解这个能力的作用了。

通过目前的观察来看,简而言之,就是他知道别人在看他。

哪怕他闭着眼,背对着别人的情况,脑中依旧能出现别人盯着他看的画面。

经过测试,其他人的目光只要落在他身上三秒钟,他的脑中就会在一瞬间反馈出观察者所在位置的画面。

即【生物环境交互第六感】。

黑沢镜像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他闭着眼在走廊上倒着走。

他倒着走时,周围佣人们的目光自会好奇的望过来,处于被盯着状态的黑沢镜就可以利用【第六感】将佣人周围的画面捕捉到。

利用这些画面黑沢镜就能避开来往的人。

当然,这些佣人见到他倒着走过来都会主动提前避开,黑沢镜到现在其实也只是直直的倒着走而已。

源静雪穿着小白兔睡衣和小白兔拖鞋吧嗒吧嗒的走在走廊上。

她搓着眯缝的眼睛,打着哈欠,眼角余光突然瞄到迎面倒着走来的身影。

她随即脚步顿住,眼睛微微睁开。

黑、黑沢镜?

他怎么在这?

他在发什么神经。

源静雪没有开口说话打招呼,嘴角弯起,脸上露出一个坏笑。

她悄咪咪的退到走廊边上,微微矮下身,把腿伸了出去,挡在黑沢镜的必经之路上。

看到有佣人正打算提醒黑沢镜,还恶狠狠的瞪着眼盯着女佣似是发出警告。

女佣只得无奈苦笑,眼睁睁的看着倒着走的黑沢镜即将被绊倒。

就在黑沢镜的踝关节即将撞到源静雪小腿上时,他的步伐突然抬高一截,整体向左一偏,右脚狠狠地踩到了源静雪的脚指头上。

“哎呀!疼疼疼!!快、快松开!”黑沢镜这一脚又沉又重,疼的源静雪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黑沢镜茫然睁开眼,看了眼脚下,才咦了一声松开脚,“你怎么走路不长眼睛啊。”

“你故意的!”源静雪咬牙怒视着他。

踩下来的那个力道就根本不是走路的力道!

她的脚指头上不但被踩上了个大黑印子,而且还开始发红发肿了。

黑沢镜不解道:“难道不是你故意伸出脚指头给我踩的吗?怎么就成我故意的了,这难道不是周瑜打黄盖?”

源静雪心中虽气,但也自知理亏,也不吭声了。

“你为什么还在这?还穿着我姐姐的睡衣。”源静雪指了指黑沢镜身上的大棕熊睡衣。

黑沢镜:“?”

“这你姐睡衣?”

“昂。”

“客房里放在新的塑料袋子里的睡衣能是你姐姐的睡衣?”

“不管它在哪,这就是我姐姐的睡衣。”

这种情况,除了源静花是故意的之外,黑沢镜想不到其他任何可能。

睡衣的样式并不是女士睡衣的配色,装着睡衣的透明硬塑料袋看上去也是新的,地点还是客房,就像是故意在诱导告诉他:这件睡衣是新的睡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